双鸭山股票配资


相思成歌者(七首)

作者:苏小白 | 来源: | 2020-06-12 16:46:55 | 阅读:

  导读:苏小白 先后出版诗集、散文、小说集十余部;出版《红楼梦》研究文集《读红琐记》一部;散文集《故国的吃食》曾荣获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二等奖。

 
 
  逼嫁
 
黄昏婆娑,新月如伤痕。
几杆白杨婷立风中,枝桠迷蒙成一团清梦。
偶尔,小鸟的呓语给林子平添一段忧郁。
等你不来
星光繁乱,小小的村庄在身边已经打鼾
你为什么不来?
泪水,模糊他的眼。
 
曙色,如少女一样鲜艳;一只大雁,树林中扬起。
村妇揣着木盆走在去河边的路上,红着脸,浅笑。
村童在麦场上推着铁环。
等你不来,一道道炊烟在村子里袅袅升起
你为什么不来?
泪水,纵横他的脸。
 
秋天,水灵灵的芦苇,站满河坡。
一只只蓝色的水鸟在窝中下蛋。
你挎着一个篮布包;你被别人拉上船。
你为什么遽然回首?眼睛里迸出泪珠
他扑倒在乱石间。
 
 
  村女
 
秋的天,如处女的胸脯一样,洁净,迷人。
一只雁,在浩荡的云下,飞来飞去。
亲人们在一望无际的玉米田中,摇花、授粉,汗珠咬满额头。
你刚从学校回来;你搂起装满井水的瓦罐,挎着一篮子粗碗
你欢快的走在水渠上,唱着都市里才流行的歌。
你的辫子,又粗又长,村女呵——
村童们趴在士路边,抓石子;一只只山羊,啃着草叶
爹娘晃动着草帽望到你笑。
村女,你为什么眼里泛起一层薄薄的泪?
一只雁,在浩荡的白云下,飞来
飞去
 
 
  河岸
 
清晓,年轻的女子,手提着陶罐,朝河边走来。
水流像一带光滑的丝绸轻柔的飘。
几簇青翠的芦苇,嫩嫩的,如挺着胸脯的少女。
密织着鲜草的坡,温柔地从山顶滚下。
年轻的女子,手提着黑色的陶罐,曼曼走来。
她洁净的唇齿唱着一支动听的歌子。
 
是谁远远放舟?
年轻的女子歌声微微的一颤,又欢快的飞远。
红杏下的村庄,炊烟袅袅升起。
太阳洒脱的围着一条宽大的白围巾;
风细细的,丛林中,穿梭来去。
年轻的女子慢慢汲水,
陶罐,浅了又满,满了又浅
是谁远远放舟?——
 
年轻的女子羞红脸颊
洁白的脖子根儿,飞扬着乌发。
 
 
  伤月
 
一架古井,几杆苍桐,两三只白鸡卧在草垛上。
农家的小院静谧。
薄薄的镰月,被谁挂在了枯枝上?
间或,麻雀传来几声啁啾。
你面对一盏油灯,静坐着。
你为什么满眼忧戚?
淡黄的月色泻下来,仿佛是茵茵的茸毡;
一只黑狗卧在石墩旁,样子很疲乏。
“不早了,睡一会儿吧!”娘说着,走回东耳房。
你吹灭油灯,泪珠滚满桌面。
镰月冷冷
 
村头,一辆破旧木车。
深褐的寨墙爬满开得熙熙攘攘的葛花。
暮色沉沉
野羊三三两两在清溪边奔跑,一群白鹭“哗啦啦”惊散。
涧水清脆,疏星刺眼的银亮。
你俩儿默然相对
(他在你说过一声“对不起”之后,无声的走远。)
栀子花,繁星般灿烂。
         
侵早,大红的日头升起来。
大红的喜字贴满你家门。
锁呐声声,鞭炮声声。
你却一声不响躺在床上,你面含笑的躺在床上
枕边一枝栀子花
血流满地。
 
 
  月夜
 
黄昏来临
素月的纤步惊飞林鸟
我背靠大山,陷进一片温柔的怀想
轻盈的小溪,泛着细碎星光,薄梦一样飘动
黑黑的丛林,象浓重的睡眠一样笼罩山谷
四周静。远方传来隐隐的狼嗥
我小小的心是一只受惊鸟,飞出胸膛
飞越千山,不敢栖止你落雪的篱墙,梅
一遍一遍走近你锁窗,院子里落满小小的爪印
 
如豆的油灯
我爱的小梅,放下手中针线,歇一歇吧
(门外正下著小雪)
你拨掉郁结的灯花,你雾蒙蒙的双眼对着油灯
为什么忧伤在你脸上流淌?
那年,冻得发青的月,已在一阵一阵鸡叫中,退去了
东边走过来一位壮实的儿郎,他脸膛红红
你轻柔的来到桥边,朝我挥手——
霜路上,一匹瘦马的蹄痕,伸向遥远
寒冷和枯索,一望无际
而今,我背靠大山,
看见你在月亮的墙边羞涩张望
——我爱的小梅
 
 
  游春小记
 
俊秀的燕影,倏忽掠过白云,划出一条活泼的墨线。
揉揉肉眼:果真是春来了。
忽忽柔风,跟美人出气似呢,拂柔河边的柳条。
一只白羊,四蹄插进泥土,望着水流中倒影的双角,忘掉自身。
白鹅,伸长脖子一下子出现——
吓得推开柴门放风筝的村童停住脚步。
 
远远看着
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声,惊皱镜平的水面,环环的水纹旋过来
袭了他一心的春意。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原以为这儿静静无人呢,他便恣意嚼出这一首古诗来。
 “扑哧!”那边竟传来少女的笑声。
他转脸看时,那位女子别过身,摘柳条去了
衣袖松松坠下来,露出细嫩的白胳膊。
 
他拍去衣上草屑,沿着河边埋头走。
——是怕沉甸甸的心事掉下来。昨宵的心事。
河对岸,牧童灵巧地编起柳叶帽,
玩着“八路打鬼子”的游戏。
在他身后,跟着七、八只“依呀呀”乱叫的鸭子。
老牛缓慢地慈祥地踏到河边饮水。
它喝足了,挺起身子仰起脖“哞”的一声叫
白云,惊慌地跑远
——
他再也不敢往前走了
她的家,就在不远处那小小的村子。
 
 
  相思成歌者
 
真想握紧你的手悄声说一句,爱你
将所有的泪水流完
我的心已盛满你的倩影,就象春天盛满花香
采一茎白莲奉给你好么
怕你的冷漠,因此静静地跟在你身后,随小巷溶进夜色
星星,如冰粒;半月亮,如一扇窗,为谁洞开
风,散发的女妖,街上乱跑;一点一点小脚印
踩碎我的心
你家的灯,灭了
真想握紧你的手悄声说一句,爱你
将所有的泪水流完
 
真想与你并肩坐在白鹤旁边,任很清的溪声淹没
落日,滚进芦苇的怀中;渔翁忙着收网
远远高田上,三五个农人肩着锄,正往家赶          
疏村,浸在渔歌子和黄米饭的香气中
小月亮,从你的眸中逸出;鸟儿,在枝上谈恋爱
掏出珍藏许久的那副玉镯,慢慢拢在你腕上好么
我怕你嗔恼,因此悄悄的发愣
你却露出羞涩的微笑
真想与你并肩坐在白鹤旁边,任很清的溪声淹没
 
黎明
瘦瘦的我,在冬的阳台上唱歌
责任编辑: 西江月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常常面壁于大海(组诗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探索》《文艺报》《
  •  肖黛:诗人残泪如血

    今天是3月23日,是诗人昌耀离世20周年,中诗网特推出著名诗人肖黛女士的文章,向当
  • 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

    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
  • 2020年3月上半月中诗

    统筹:何中俊,组长:陈敬良,编辑:身后眼前、乐山船公、徐一川、彭云霞、茂华、顾念 
  • 彭鸣组诗配画

    彭鸣,女,笔名薄荷蓝。现居北京。某内参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协山东旅京作家联谊会
  • 斯里兰卡

    太阿:本名曾晓华,苗族,1972年出生,湖南麻阳步云坪人。1994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数
  •  肖黛:诗人残泪如血

    今天是3月23日,是诗人昌耀离世20周年,中诗网特推出著名诗人肖黛女士的文章,向当
  • 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

    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

Copyright © 2004-2020  sysgppz.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

特斯拉中国分厂股票

鸡蛋期货

期货配资系统

棉花期货行情

股指配资渠道

期权与期货

黄金国际期货

芝麻投融街

浙商国际期货

期货监管